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被催眠的老婆和表妹
被催眠的老婆和表妹

被催眠的老婆和表妹

第二天早上,表妹没有显示任何异常,吃过早饭换上衣服便出门去诊所了。

  想到昨天晚上的梦境,表妹出门前我观察了一下她的穿着,表妹穿的衣服很正常,就是短T,热裤,凉鞋,穿了条灰色丝袜,这应该是最近被植入喜欢穿丝袜的念头导致,别的地方看上去应该没什么问题。

  表妹走后,我便去收拾好碗筷,洗完碗回到卧室,看到老婆正准备换衣服,我看她丝袜已经穿好了,正在找连衣裙,「我们去医院吧?」老婆问道。

  我走过去从她的裙子下抚摸着她圆润的大腿,感受着老婆身体的魅力,直到老婆耳垂稍稍有些发红,红着脸轻轻推开了我,「一大早的,不要这样……」「啊」老婆尖叫声中我一把抱住老婆,公主抱着到客厅,然后把她放在沙发上,压在她身上,一只手握住胸前的两团柔软之一,轻轻揉捏着,另一只手向下抚摸着,在她的两腿之间稍稍探索,我看老婆脸色已经开始通红,便放开了她,不再继续调戏。

  我把电视打开,对她说道「你先看会电视吧,我去书房处理点事情,公司有点急事,一小会就好。」

  我考虑到先拖住老婆,并且做出随时可能出门的样子,以免她看我今天没时间,今天就去心理诊所,那样会打乱我的计划,我也不想让老婆再和杨杰有什么接触,昨晚的梦境还是让我感觉非常不爽。

  帮老婆找到她爱看的综艺节目,我便去书房了,估计差不多妹妹也快到诊所了。

  稍微整理一下思路,回忆一下昨晚对妹妹下达了一系列指令,我是按照编程的方法来设计指令的,下命令之前,模拟了一下可能发生的一些意外,应该能应付绝大部分吧。

  指令的内容简单来说,控制妹妹今天要做的事情大致上有三件。

  按照时间顺序来说。

  首先我需要取得妹妹电脑的控制权,她们的诊所应该都在一个局域网内,通过她的电脑我可以做很多事。

  之前我虽然可以远程监控妹妹手机,但是她手机从来没有插在办公室电脑上过,不接入局域网,我也没什么好的办法。但是今天不一样,妹妹被我昨晚下了指令,会主动用手机连上她的电脑,并且执行我的病毒脚本,那就简单多了。

  我跟妹妹了解到,每个治疗室都有联网监控的摄像头,另外她们每个人都有办公电脑,杨杰也不例外。

  那么只要妹妹早上到诊所后打开办公室电脑并运行了我的小程序,我便可以远程控制她的电脑,通过她的电脑便可以很简单的黑掉治疗室的摄像头,从而可以监控到治疗室中发生的一切,另外可以通过她的电脑去攻击所有人电脑,尤其是杨杰的,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资料。

  至于杨杰的手机,有两种情况,如果杨杰将手机插进电脑拷贝资料,那我可以直接通过他的电脑,否则就需要第二种方案。

  我了解到今天有个病人,治疗被安排在下午,关于这一点我猜可能人下午容易犯困,比较容易被催眠吧,老婆当初也是下午来的。这个病人是杨杰的,他下午会去治疗的,通过妹妹了解到,他们治疗时候都不会带手机,避免开始催眠时候忘记静音,手机响铃或者震动惊扰到被催眠的人,影响催眠的效果。

  那么杨杰刚开始催眠病人应该只会自己进治疗室,不会带着妹妹她们几个,那样人多会引起被催眠者紧张情绪的,很难进入催眠状态,当然,完全催眠后,他想怎么玩就不好说了。

  那么趁着这个时间,我需要妹妹将杨杰手机连到电脑上面,或者把自己手机用数据线连接上杨杰的手机,我便可以远程破解,我想他一个心理医生在这方面应该不会太擅长的,我有信心几分钟内搞定,按照上次我老婆被催眠来看,时间很充足,这两种方法应该能够控制杨杰的手机。

  最后一点也很重要,我需要知道药水放在什么地方,还有多少,这个东西如果能得到,我或许可以用他来控制或者干掉杨杰。

  当然,还有一些细节处理,这些就不详细描述了。

  很快,妹妹就到了诊所,到了自己办公室后,立刻在我的指令下打开了自己的电脑,并且执行了我提前拷贝在她手机中的木马程序,我很顺利的接管了她的电脑,他们内网没有什么防御,我便顺理成章的黑进了他们的网络,我发现局域网里面不止是两个摄像头,而是有六个,我很快控制了这些摄像头。

  我依次查看了一下,其中一个房间我很熟悉,是会客厅,就是一进诊所的那个客厅,也是昨晚梦到杨杰调教老婆她们几个的地方。

  第二个房间窗户旁边有个办公桌,上面正是妹妹那台被我远程控制的电脑,妹妹正坐在旁边玩手机,指令执行后她已经忘记了刚才做过什么,只记得自己把电脑打开了,估计是刚上班先刷会微博之类的吧,她的办公室角落里有个立柜,还有盆植物,墙上有些粉色贴画,还真是少女心啊,这间肯定就是妹妹的办公室了。

  第三个房间与妹妹办公室差不多布局,只不过少了个立柜,多了一个保险箱,当然墙上也没什么贴画,这估计就是杨杰的办公室,不过他似乎还没来,我猜测药水就在那个保险箱里面。

  第四个和第五个两个房间差不多,以前有在催眠研究院的小电影中看到过,这两个应该就是心里治疗室了。

  最后一个房间中间有个大办公桌,面对面方向有两台电脑,曲非烟和宁晨晨两个小姑娘已经到了,正坐在电脑旁边,可以看到曲非烟似乎在刷娱乐新闻。

  她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,下半身应该是穿着一条肉色丝袜,虽然是高清摄像头,但是也不太能看清,不过按照杨杰的喜好,应该会命令她们日常也穿着丝袜的,毕竟妹妹今早也是穿着一条灰色丝袜的,她的脚上穿着一个裸色尖头高跟鞋,不是第一次见到她时所穿着的那双银色高跟凉鞋。

  宁晨晨方向面向摄像头,看不到她的电脑屏幕,不过估计也在看娱乐,因为我有听到她很开心的和曲非烟说着一些明星八卦,她的上身穿着一个白色短袖,下身看不到,可能和妹妹穿着差不多。

  相对上次,她们的穿着算是很日常了,应该不是被催眠的状态,她们房间也有个大衣柜,和妹妹房间的差不多,可能是用来放二人的工作服的。

  这时,我看杨杰走进了诊所,然后径直走向了自己办公室,我切换到他办公室的摄像头,看到他坐在电脑跟前,先是开启了电脑,这个摄像头角度有点倾斜,看不清他的屏幕,不过可以看到杨杰的侧脸。

  我继续黑他的电脑,他的电脑刚才没开机,那应该便是新接入网路的这台电脑没错了,我通过妹妹的电脑做了几个漏洞攻击,很轻易绕过了他的防火墙,取得了控制权。

  此时,他正在看一份文档,应该是下午要治疗的女孩的资料,听妹妹说这个女孩长得很漂亮,是曲非烟的同学,目前在某个小公司当财务经理,似乎因为最近公司融资,导致压力比较大,两个人电话时候聊起来了,曲非烟便介绍她去她们诊所进行减压治疗。

  我先没有去关注他正在看的这个女孩的资料,而是查找着他电脑的文件记录,很可惜,他的电脑里没有找到什么特殊文件,都是一些正常的诊所资料而已。

  我切换出来看到他还在看下午要治疗的女孩的资料,就在这时,他的电话响了,杨杰接了起来「喂,雨彤」,「哦,你要回国啦,什么时间?我去接你吧」,「嗯,今晚7点啊,好的」,「你刚回来,要不今晚先住我家吧?」,「嗯,好的」从他们对话内容来看,应该是有个叫雨彤的女性朋友(这个名字应该不是男的吧)今晚回回国。

  突然,杨杰似乎听到了什么,他的表情变得不太一样,怎么说呢,有点像老婆她们被催眠后的感觉,就是面部突然松弛下来,变得面无表情,而且说话也变得机械化:「两个月前我们这里新来了一个心理医生,叫吴莹莹,我将药水加到她的饮用水里,然后催眠引导,目前只是改变了下着装方面偏向我的喜好,她嫂子叫夏语冰,上周来治疗被我注射了药水,注射的方式催眠速度很快,目前对她只是下了催眠暗语,可以控制她,潜意识做了些简单调教,还没有对她们两个的清醒状态下的意识做出大的变动,今天下午还会来个女孩,我打算继续通过注射的方式来对她催眠。」

  似乎被问到了明天打算做什么,杨杰继续说道「明天下午夏语冰预约了,还会再次过来,吴莹莹应该会一起过来,我下午晚一些会命令王梦婕和我的两个助手也过来,我打算将她们几个彻底的催眠洗脑,让她们隐蔽的彻底服从我,改变她们清醒状态下的意识,让她们彻底的成为我的性奴隶」,「好的,挂掉电话,我会忘掉你给我打电话,并删掉通话记录,只记得你发邮件通知我晚上七点去机场接你,然后恢复清醒。」

  杨杰挂掉了电话,继续看着资料,似乎若无其事,这是什么情况,杨杰背后还有人?!杨杰的药水还是从她那里拿到的,他们似乎是在实验这种药水的药力,而且果然明天他打算继续对我老婆催眠洗脑,将我老婆变成他的私有性奴隶。

  过了一会,杨杰手机突然又响起来,似乎是个日程提示,他看了看手机,然后点了几下,似乎开始回放刚才的通话记录,他使用了外放,所以我也听到了。

  他播放到可能是催眠暗语的地方,立刻暂停,然后跳了过去,所以暂时不知道他的催眠暗语是什么。

  对方是一个声音听起来很好听,应该是年轻的一个女孩,他们后面对话大概意思就是那个女孩问杨杰给他药水后,最近用药水做了什么,效果如何,最后命令他恢复清醒,我猜想可能是想通过杨杰来对药水进行一些实验性的测试。

  杨杰又翻看了一下手机,然后自言自语道,「雨彤啊,你终于要回来了,当初在日本留学时候你把我催眠,然后又把我暗示成一个阳痿,今晚我会好好『招待』你,明天下午的party会有你一份的,哈哈哈哈哈哈。」看来这个事情有意思了,杨杰似乎虽然被催眠了,但是他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知道了自己被催眠的事实,然后有给自己定日程提醒,每隔一段时间,回顾一下这段时间的通话记录,并记录下对方的命令,以此代替自己被忘掉的记忆,另外杨杰的阳痿居然不是病,而是那个女人对他下的命令。

  而且看他刚才的自言自语,似乎他还有些准备,而且似乎打算明天把这个女孩一起彻底的进行洗脑,他到底怎么反制呢?真想立刻控制他的手机看看,不过似乎杨杰被催眠的指令刚才他跳过了,那我下午控制他的手机后,就可以截取出来这段音频,以此搞定他了,但是那个女孩不知道什么来路,晚上我打算跟踪杨杰他们,看看是否能做个渔翁。

  上午,杨杰先花了点时间看曲非烟同学的资料,然后走到宁晨晨和曲非烟去两人办公室,「你们到的很早嘛,在干嘛啊?」杨杰问道。

  「没什么事做,我和晨晨在刷娱乐新闻」,曲非烟回答道。

  「服从的非烟」,「服从的晨晨」杨杰可能是懒得聊这种日常,快速的说出了宁晨晨和曲非烟的催眠暗语。

  「烟奴(晨奴)听从主人的吩咐」二女肩膀同时放松了下来,梦呓着回答杨杰。

  「烟奴,你站起来,然后站在你椅子旁边」,杨杰命令道,然后走过去,坐在了曲非烟让开的椅子上面,将椅子靠背调整了一下,让自己姿势更舒服些。

  「你们两个过来,跪在我面前,为我口交」杨杰找到了舒服的姿势,然后继续命令道。

  二女走了过来,一左一右的跪在杨杰身前,轻柔的掏出了主人的宝贝阳具,看到杨杰那软软的一坨,二女仿佛见了宝贝一般,宁晨晨将那一坨完整的含进嘴里,曲非烟则是舔弄着大腿根部和睾丸处,不到十秒钟,杨杰便颤抖着死死按住宁晨晨的头,然后抖动几下,已经完事了。

  杨杰先是有点愤怒的样子,但是很快变得有些眉飞色舞,「明天怎么玩弄雨彤好呢,先让她恢复我的身体,然后狠狠地干穿她吧」,杨杰已经开始意淫明天的美好生活了。

  「你们两个,等下我走出办公室,你们会重新坐回自己位置,整理一下头发和衣服,然后恢复清醒,你们会忘记我进来过,并且不会对自己口中的异味有任何怀疑。」

  「是,主人」两个女孩还跪在地上。

  杨杰走出去,两个女孩便按照他的命令,坐回去,然后清醒过来后开始接着刷新闻了。

  很快便到了午饭时间,中午他们吃饭后,杨杰没有再做出什么,而是自己回到办公室午休。

  中午吃完饭后,老婆似乎想自己去他们诊所,所以给妹妹打了个电话,但是妹妹告诉她下午杨杰有个病人,所以还是明天比较好,老婆便去睡午觉了,而我则靠在书房,看杨杰那睡着了,没什么反应,我也稍稍打了个盹,定了半个小时的闹钟。

  下午大概两点左右,那个女孩到了诊所,一身白色的偏职业装的装扮,上半身是个低胸的小西装,里面配合一个白色的紧身打底装,很好的显示出她的胸部,形状很漂亮,下半身穿着一条配套的白色窄裙,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,看来这个妹子是个白色控啊,她的双腿很修长,并且肤色特别白,虽然没穿丝袜,但是依然特别迷人。

  杨杰和她先简单自我介绍了一下,那个女孩叫王梦婕,刚好她面对镜头,自我介绍时候她微微一笑,笑容还挺迷人的,确实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,闲聊一会后,杨杰便带着她走进了治疗室,等了几分钟,妹妹走到了杨杰办公室,按照我的命令把杨杰手机连到了他电脑上,不到两分钟我就完成了对他手机的控制,然后第一件事就是先找到早上那段通话录音,然后把那个女孩催眠杨杰的指令找了出来。

  我播放了一下那个指令,「阳痿的杨杰」我手机中传出那个女孩的声音,我去,这么直白啊,还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,看来这个女孩也是有些恶趣味吧,会不会回头也被杨杰找机会催眠城这个样子,而且杨杰计划明天将我老婆,莹莹还有其他几个女孩做一个彻底的催眠洗脑,到时候,我老婆即便是清醒状态,也会认为杨杰是她的主人,需要服从。

  回头看治疗室,杨杰还在对王梦婕做浅层催眠,我便继续翻看杨杰手机,我看到他定了每两个小时一次的闹钟,名字就叫回放通话录音,听到阳痿,立刻暂停,播放进度向后调三秒。

  我看到他有个日记软件,我进去查看,里面记录了一些从一年前开始的通话内容,也就是这次事情简单的始末,光看通话记录,讲的还是很笼统的,杨杰之前和雨彤是同学,两人在美国留学,他回国前的事情没怎么写,如何被催眠的也无从知晓。

  杨杰回到中国后,他们只能通过电话交流,雨彤有时会加强一下对杨杰催眠的效果,虽然每次都会暗示杨杰通话后要删除通话记录,而杨杰使用手机有个习惯,他会电话录音,他偶然发现手机里出现没有通话记录的录音,他便去听那个音频,想看看是什么东西,被催眠几次后终于搞清楚了,是雨彤催眠了他,并且把他催眠成了一个废人,所以一直等着雨彤回来的这一天,好伺机报复。

  还有就是三个月前,杨杰通过雨彤高价换得了四支药水,这就是用来催眠老婆的那个东西了,看样子雨彤是想通过杨杰的工作性质,用病人做实验而已,至于杨杰怎么样病人,她并不关心,而且杨杰被她催眠成为一个阳痿,似乎也不大能做什么事情,她还没想到杨杰已经发现自己被催眠了。

  我看到杨杰手机上定了一个特殊的提醒,铃声就是雨彤命令他恢复清醒的命令,时间是晚上八点半,预计是这个时间他们之间应该会发生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吧,我提前跟踪杨杰,到时守株待兔好了。

  回头再看治疗室,那个女孩似乎已经被浅层催眠了,杨杰又引导了一会,然后走出房间,回到他的办公室,从保险箱中拿了一瓶药水并随手找了一个新的注射器,锁好保险箱便回治疗室了,而我截取刚才他开保险箱的视频,然后放大并优化了一下图像,看到了他的密码,这也是充分准备吧,毕竟这个药水还是很有用的。

  他回到治疗室后,将药水注射进王梦婕的胳膊,她好像感受到一点疼痛,似乎要醒过来的样子,杨杰赶紧引导她,「放松,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伤害你,你感到很温暖,舒适,接着享受这份舒适吧。」

  王梦婕听到后,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,恢复了平静,杨杰看到她恢复了平静,便走出了治疗室,他先去了那两个美女助理的房间,「服从的非烟」,「服从的晨晨」杨杰说出了宁晨晨和曲非烟的催眠暗语。

  「烟奴(晨奴)听从主人的吩咐」二女机械的回答道。

  「烟奴换上奴隶装,晨奴换上护士装,然后两人一起到一号治疗室找我。」杨杰命令道。

  「是,主人」两个女孩回答完,便走到衣柜旁,打开衣柜,我看到里面衣服还挺多的,除了护士装,黑色的拘束服,还有蓝色的空姐制服等,别的看不太清楚,杨杰这小子很会玩啊。

  杨杰没有等她们开始换衣服,便走了出去,去了妹妹的办公室,刚一进门便说出了妹妹的催眠暗语「服从的莹莹。」

  妹妹甚至没来得及对杨杰进到她的办公室做出任何反应,便陷入了催眠的状态,如同玩偶般回答道「莹奴听从主人吩咐。」「你换上空姐装,然后拿上一条灰色的连身丝袜和全部情趣玩具到一号治疗室找我。」

  杨杰做出了同样的命令,「是,主人」妹妹应道,杨杰转身离开她的办公室,回到了那个一号治疗室。

  他走到王梦婕身边,看了下表,预计药效开始发作了,然后开始继续引导梦婕进入更深层次的催眠。

  「疲惫是不是消除了?」杨杰问道。「是~ 的~ 」,「感觉是不是很舒服,很放松。」

  「是的~ ,放~ 松~ 」,王梦婕慢慢的说道。

  「你渴望永远这么舒适么?」

  「渴望~ 」

  「只有在这种状态下,才能感受到这种舒适,而只有我才能带给你这种舒适感,所以你需要服从我,当你怀疑我的时候,你会感到脑子刺痛,浑身冰冷」杨杰一口气说了这句话。

  「是的~ ,服从~ 」应该是药物起到了作用,让她思维变得更加迟钝,身体更加放松,王梦婕几乎没有什么迟疑的回答道。

  「你现在完全没有思考的能力。」杨杰继续催眠着,「从现在起,杨杰就是你的主人,只要听到杨杰说「服从的梦婕」你就会进入深深的催眠状态,像现在一样。」

  「是的~ ,服从的孟婕~ ,~ 杨杰~ 主人~ 」王梦婕呓语般重复着杨杰的命令。

  「当你陷入催眠状态的时候,你会说出「梦奴听从主人的吩咐」,在这种状态下,你只会无比的服从,不会对主人的命令产生任何怀疑」「是~ 」王梦婕服从的回复着。

  这时,治疗室门打开了,曲非烟和宁晨晨两个走了进来,她们分别穿着杨杰刚才吩咐的着装,曲非烟穿着黑色的乳胶束身衣,曲非烟身材不错,胸部在束身衣下显得很饱满,胸前有一条拉链,一直延伸到两腿之间,拉链没有完全拉到顶,露出了一道深深地乳沟,她的腿上穿着超透明的,色泽很均匀的黑色开档丝袜,脚上穿着一双银色的10cm的细跟漆皮高跟鞋,宁晨晨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护士装,低胸露出一段乳沟,屁股在紧身装的拘束下显得很翘,腿上穿着一条半透明的白色丝袜,穿的鞋子是第一次见她时候穿的那双银色细跟高跟凉鞋,她们进来后便站在一边。

  没过几秒钟,妹妹也走了进来,妹妹穿着一套情趣空姐制服,头上带着一顶空姐的帽子,上半身一件白色短袖制服,短袖的领子和袖口是蓝色的,胸前虽然系了扣子,但是最上面一颗扣子没有系上,几乎露出半个乳房,衣服长度只能将将盖住胸部,露出了妹妹线条迷人的腰和小腹,下半身是一条蓝色的包臀齐B超短裙,只能勉强盖住屁股而已,穿了深肉色丝袜的两条大长腿在这种裙子下完美的展现出来,走路时两腿之间的最深处甚至有些阴毛伸了出来,应该也是一条开档丝袜,她的脚上穿着一双黑色拉绒高跟鞋,也是10CM左右的高度,手上还捧着一个小箱子,能看到里面装着塞口球,跳蛋,电动阳具,项圈等东西,胳膊上搭着一条连身灰色丝袜,妹妹进来后站在了两个先进来的女孩旁边。

  「你们三个走过来,站在我身边,然后莹莹把箱子和丝袜放在地上治疗床边。」莹莹放下东西,然后三个女孩顺从的走了过去,站在杨杰的身边。

  「现在你们开始意淫往日的性幻想,你们变得无比饥渴,无比渴望主人的赏赐」杨杰命令着。

  三个女孩不约而同的夹紧了双腿,宁晨晨甚至咬起了嘴唇。

  「宁晨晨,曲非烟你们两人每人拿一个电动按摩棒,并且插入你们的淫穴,当插入你们骚穴的一瞬间,你们会感受到强烈的快感,并且这份快感会越积越多,但是没有我的命令,你们始终会始终徘徊在高潮边缘,但是你们无法得到高潮。」「是的,主人」,两个女孩每人从那个箱子里拿了一个电动按摩棒,曲非烟拉开了拘束服的拉链,宁晨晨则直接分开了双腿,两人将按摩棒深深地插进了自己的小穴,都是很轻松的一插到底,看来已经湿润的不行了,刚刚插进去,她们便纷纷娇喘着,曲非烟将手伸进拘束衣,用力揉捏自己的乳房,而宁晨晨则是将手伸进嘴里,玩弄起自己的舌头。

  与此同时,杨杰又对莹莹命令道,「你将一个跳蛋放在自己的阴核上,打开开关,然后过来跪在我的身旁」

  莹莹顺从的找到一个跳蛋,然后放在自己的阴核上面,然后将开关打开,并把遥控器别在自己腰后面丝袜里面,然后走到杨杰旁边,双膝跪地,然后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,将屁股高高的翘起,刚好面向镜头的脸上开始出现出现痴女的神情。

  杨杰命令王梦婕,「你感觉身上的衣服很束缚,让你感到压抑,你现在想要脱光身上的所有衣服」

  王梦婕缓缓坐起身来,然后慢慢的将身上衣服一件一件除去。杨杰走过去,将脱下来的衣服全部扔在地上。

  这时,我的书房门轻轻打开了,老婆午睡醒来后看我还在书房,便给我冲了一杯清茶,而我看的太入神了,没有察觉到她走进来,她站在我身后,先是看到显示器里面整体淫靡的场景,不由责怪我「你怎么在看这种东西?不是公司有事情要忙么?」

  话音落下,她看清楚了屏幕里面的人,莹莹跪在地上,刚好面对镜头方向,面部表情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,而曲非烟和宁晨晨也是斜脸面对屏幕,只有杨杰背对着屏幕,面前的治疗床上还有一个拖得精光,浑身雪白的美女,老婆去过他们诊所,这些面孔加上场景足以让老婆想到这是什么地方,这些是什么人。

  老婆震惊的问道:「莹莹这是怎么了?他们诊所怎么这么淫乱?」正在这时,杨杰面向还躺着的梦婕说道,「梦奴,能听到我说话么,你现在是什么状态?」

  「是的~ 主人~ ,我现在被主人催眠了,是主人的奴隶,我会完全服从主人的命令」

  老婆似乎明白了什么,问我道:「他们都被那个杨杰催眠了?杨杰控制了莹莹他们?」

  我趁着老婆刚才注意力在屏幕上的时候,默默的翻开手机,找到了属于老婆的催眠指令,我觉得老婆还是不知道这些比较好,我很是矛盾的按下了播放。

  「服从的语冰」杨杰的声音从我的手机中传出。老婆的问话也戛然而止,「冰奴听从主人的吩咐」,老婆用机械的声音说道。

  我回头看老婆,此时老婆身上穿着一个粉色半透明的睡衣,胸口开的比较低,露出一大片雪白的皮肤和诱人的锁骨,关键部位若隐若现,腿上穿着早上准备出门时候换上的那条超薄肉丝,内裤穿在丝袜外面,现在在杨杰催眠暗示的影响下,她日常比较喜欢真空丝袜,将内裤穿在外面,有时候她甚至会真空穿丝袜睡觉。

  老婆面无表情的任我仔细观察她,这时显示器里传出杨杰的声音,「看着那两个用按摩棒插自己淫穴的女孩,你会感受到她们同样的快感,你的骚穴会感受到她们两个搔穴被抽插的感觉,你的骚穴开始变得淫荡起来」屏幕中的梦婕将头转向宁晨晨和曲非烟,老婆的眼睛也转向了屏幕中正在喘息着自慰的两个女孩。梦婕双腿开始夹紧,并且相互摩擦着,老婆也同样的夹紧了双腿,身体微微颤抖着。

  「现在我允许你们将手指伸进你淫荡的小穴去自慰,你会始终在高潮边缘徘徊,没有我的命令,你无法得到高潮」

  梦婕直接将双手伸向两腿中间,而老婆则把手伸进了丝袜里面,两个人一模一样的将中指插进了自己的穴,开始使劲扣弄,很快老婆便开始呻吟起来,我看到丝袜上已经出现了一大片水痕,并且都蔓延到了大腿处。

  杨杰捡起地上妹妹拿过来的的灰色连身丝袜,走到梦婕身边,命令道,「你的皮肤变得很敏感,对于丝袜的触碰,感受到特殊的快感,当丝袜划过你的肌肤,你会感受到一波更强烈的快感」,然后,用丝袜划过她的大腿,梦婕猛地一阵颤抖。

  杨杰继续洗脑到:「你开始渴望被丝袜束缚,你喜欢丝袜贴在小穴上摩擦的感觉,穿上这条丝袜,当穿好后,丝袜紧贴着你的肌肤,这种束缚的感觉,会让你立刻获得一阵强烈的快感。」

  屏幕里,杨杰将手中的灰丝递给梦婕,梦婕将腿伸这条连身丝袜,然后轻轻向上拉去,身体轻轻抖动,似乎已经无法抑制身体的快感。

  而老婆则直接开始大声呻吟起来,手指频率加快,应该是因为杨杰的命令,她腿上的丝袜带给了她强烈的快感,我忍不住用手抚摸上老婆的大腿,老婆的身体立刻一阵激烈的颤抖,看来杨杰命令梦婕身体变得敏感的命令,在老婆这里也起了作用。

  我将电脑插上了耳机,接下来,杨杰该开始对梦婕进行进一步洗脑暗示了,我戴上耳机继续听看,他是如何进行洗脑的,能否按照他的步骤,将老婆的控制权先夺回来。

  很快,梦婕便穿好了那条灰色的连身丝袜,也如同老婆一般,身体剧烈的抖动几下,诱人的红唇发出呻吟声变得越来越大,而我和杨杰的注意力不约而同的放在她的身上,她的身材配合上连身丝袜,简直太诱人了,杨杰也是看的呆了呆,然后才继续下命令,「你现在继续自慰,而你依然无法达到高潮,你的身体穿上丝袜后,变得会比刚才更加敏感。」

  梦婕将手伸进两腿之间,继续用中指卖力的抽插自己的小穴,而杨杰则轻轻地抚摸着梦婕身上的敏感点,在胸前用指尖轻轻绕着乳头画圈,然后另一只手向下探去,隔着丝袜抚摸着梦婕的大腿外侧和翘臀,引起梦婕是不是的一阵颤抖。

  杨杰继续进攻着梦婕的敏感点,并问道:「你想要高潮么?梦奴」「想……,啊……,请给我……」梦婕刚被催眠,还不习惯说一些淫荡的话语,而不像老婆,似乎经过这几天晚上的自慰,已经比较习惯说出一些淫荡的话来增加自己的快感了。

  「说,你会服从主人,你是主人的性奴隶,不论何时,都愿意用你淫荡的身体取悦主人」杨杰诱导着。

  「啊……,我会服从主人~ 啊~ 的命令,啊啊~ ,我是主人的性奴隶,嗯~啊,我愿意随时用我淫荡的身体~ 啊~ 来取悦主任,啊啊啊……」说出如此淫荡的话语,梦婕似乎又获得了一波快感。

  「很好,现在高潮吧,梦奴」杨杰说道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,主人……,梦奴要去了……,啊……」梦婕尖声叫喊着。

  那边杨杰继续调教着梦婕,而我则开始尝试能否将老婆控制权夺回。

  「能听到我说话么」

  「是的,嗯……」老婆手继续在小穴里面快速抽动,一边呻吟着回答我。

  我将老婆拉过来坐在我的腿上,模仿杨杰命令道:「你的皮肤在丝袜的束缚下,变得更加敏感」,然后将手伸进老婆的睡衣,用力握住那两团柔软,老婆身体一阵机灵,语无伦次的说道:「主人~ ,快给我,我……好难受……,请主人干穿我的骚穴」

  「谁是你的主人」

  「是杨杰~ 啊~ ,是主人,嗯啊~ 」果然,老婆意识中还是认为杨杰是主人。

  「现在你的欲望不断积累,只有我能给你带来快感,你要服从我,成为我的奴隶」,「啊啊~ ,是~ ,主人~ 啊~ 」

  我继续模仿小说中的桥段:「现在跟我念,我是杨光的奴隶,杨光是我唯一的主人」

  「我是杨光……啊……的奴隶……啊……杨光是我唯一的……啊……主人啊……」,老婆一边呻吟着,一边按照我的要求复述着「每念一句,你的快感会增加一分,你的潜意识中会加深对杨光的服从,同时淡忘一分杨杰是你主人的印象,当你彻底淡忘杨杰是你主人的时候,你会彻底铭刻杨光是你的主人,并且这周自慰时候性幻想的对象,全部会换成杨光的形象,同时,你会获得今生最兴奋地一次高潮」

  「我是杨光……啊……的奴隶……啊……杨光是我唯一的……啊……主人啊……,我是杨光的奴隶,杨光是我唯一的主人,我是杨光的奴隶,杨光是我唯一的主人……」,老婆不断地复述着,越念约流畅,似乎渐渐地固化到她的意识中。

  与此同时,杨杰似乎已经满足了调教的成果,「莹莹,非烟,晨晨,你们三个,高潮吧」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几个女孩同时淫乱的喊叫着,同时身体不断颤抖。

  杨杰开始收尾,「莹奴,烟奴,晨奴,你们三个,现在回去办公室,擦干净身体换回自己的衣服,然后去我的办公室等我」三个女孩站起来,穿好刚才踢在一旁的鞋,摇摇晃晃的走出了治疗室。

  「梦奴,你现在不需要脱掉身上的连身丝袜,直接换回自己的衣服,你会记得刚才丝袜束缚在身上和摩擦在骚穴上的快感,你会爱上丝袜的触感,你以后着装会尽量穿着丝袜,而且是真空的」,「是,主人」梦婕已经平静下来,机械的回答着。

  「回家后你当你回到卧室换衣服时候,你不会对身上的连身丝袜感到奇怪,你会觉得穿着特别舒服,然后再次自慰,当你想起杨杰是你主人的时候,你才会获得高潮,你等下换好衣服便离开诊所吧,走出诊所的一刻,你会恢复清醒,忘记刚才所发生的一切,只记得我对你的治疗让你感到很舒服,很愉悦,而且明天下午不论如何,你都会在两点前来到诊所」,「是的,主人」梦婕答应道,然后捡起地上的衣服,直接穿在灰色的连身丝袜外面,并且边穿衣服,边轻轻颤抖,似乎又因为衣服和丝袜的摩擦产生了快感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忽然,老婆突然高声尖叫起来,似乎获得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,「冰奴要去了~ 啊……,主人……老公……」老婆坐在我的膝盖上,双腿向前伸直,两脚背紧绷着,脚尖努力向前伸着,腰向后完成弓形,大口喘息着,我抱住老婆,等她慢慢舒缓下来。

  「冰奴,能听到么」

  「是的,主人」

  「谁是你的主人?」我问道,生怕老婆的回答还是杨杰。

  「杨光是我的主人」

  「那杨杰呢?」

  「他是妹妹诊所的心理医生」

  我捧着老婆的面庞,狠狠地吻了上去,终于夺回了控制权,以后老婆将永远只属于我一个,突然想到这一周,老婆和我做爱都无法高潮,念及此,我松开老婆,说道「以后,和老公做爱时候,当老公让你高潮时候,你便会获得一个高潮,当老公射到你身体里或者身上的时候,你便会得到一个刚才那种程度的高潮」「是,主人」,老婆顺从的回答道。

  我随手关掉电脑,对老婆说道:「等下,当我你令你恢复清醒,你便会从催眠状态清醒过来,你不会记得你进来后看到的东西,你只记得给我端茶,然后我抱着你稍微亲热了一下,另外你不会对我等下外出产生任何怀疑,你会安心的在家看电视,好了,现在清醒过来吧」

  「老公」老婆似乎梦呓一般,慢慢醒了过来。

  我抚摸着她的脸,说道:「你自己晚上在家看电视吧,我要出去一下,有点事情」

  「好的,老公」老婆没有任何疑问。

  我拿上手机,走出了家门。


  【完】